首页 > 超神PK10前二计划

超神PK10前二计划

张朝阳不后悔。

投资人跑了?

看到8月5日开盘后1小时搜狐股价那条直冲而下的轨迹,张朝阳有些惊讶。这可不符合他的预期。刚刚公布的财报,搜狐二季度减亏成果不错,张朝阳以为外界会对搜狐看高一眼,没想到投资人还是匆忙出逃。

“昨天晚上大家跑得慌,就好像你跟一个脾气不好的人讲了一句话,他就勃然大怒。”张朝阳如此揣测投资人的心理:二季度财报没看仔细,第三季度更不关心,只看到初步信息便把股票抛了。

公布财报次日下午,张朝阳参加媒体见面会,“大家先来跟我过一些数字。”一开场,张朝阳就忙着将财报中一个个利好数据掰开揉碎,以证明搜狐二季度表现良好——二季度营收4.75亿美元,在一季度预计的4.69亿美元-4.94亿美元的范围内;如果刨除本季度破产清算的畅游子公司晶茂院线的资产减值,搜狐集团亏损减少至3800万美元,也符合一季度定下的亏损3800万美元-4800万美元的预计;每股ADS净亏损同理,分析师预期的数字是1.14美元,如果不算晶茂,数字在0.95美元左右;还有对下季度的预期,是2200万美元-3200万美元的亏损,环比也是降低的。

“今晚股价会回来。”他预测。

8月6日,搜狐的股价依旧是小幅下跌,倒是第二天回涨了12.16%,并且还领跑了中概股,只是市值依旧没冲上4亿美元,这已经低于搜狐的账面现金。

截至2019年6月30日,搜狐集团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3.75亿美金,短期投资有13.23亿美金,流动资产20.72亿美金,流动负债12.02亿美金,总负债15.09亿美金,不太严谨地计算,即便搜狐以流动资产还掉所有负债,剩下的资产也高出目前的市值。

这还不包括搜狐被讨论最多的资产,多年前买进的数栋大楼。

2006年底,搜狐动用约30%的现金储备,以每平米1.6万元的价格购买五道口北京威新国际大厦的部分物业,同时购买的还有大厦命名权以及10个停车位,涉及金额共2.77亿元。

2009年年底,搜狐披露,已与某开发商达成购买协议,将斥资7.5亿元委托其建办公楼,总建筑面积4万平方米,这也就是后来知春里融科资讯中心的搜狐媒体大厦。

搜狐子公司畅游也早加入了买楼行动。2009年,畅游宣布预计用来购买1.5万平写字楼和装修所需费用为4300万美元;2010年,据高盛报告,畅游已经以约1.46亿美元在北京购买一座办公楼,作为公司总部。

在并表后的搜狐集团财报中,截止2019年6月30日,包括这些大楼在内的固定资产净值为4.85亿美元。这是按照搜狐当年的买入价并进行折旧后的结果,但实际上,这几栋大楼的价格已经远远超过财报上的价值。2017年,有业内人士估算,搜狐持有的五道口和知春里两栋大楼里的资产,就已经超过40亿元。

这样看去,将搜狐私有化存在巨大的套利空间。公司市值与账面资产、固定资产不匹配的多年延续,也让搜狐几番陷入私有化传闻。

2013年,香港《南华早报》报道,搜狐已与瑞士信贷在内的多家银行进行了接触,目标是筹措资金实现私有化并退市,时任搜狐CFO的余楚媛后来回应,称上述传闻不实;2015年底,媒体引述搜狐公告称,搜狐收到来自张朝阳的6亿美元初步私有化要约,搜狐随后回应称此系误读,应为“初步非约束性指导性要约”,但这项动作仍被外界视为是搜狐私有化的前奏,次年初接受媒体采访时,张朝阳明确否认搜狐将私有化,而这项要约后来也被放弃;2018年,搜狐将注册地迁至开曼,并表示如此操作,清算完成后,搜狐集团将不再缴纳美国企业所得税,这项动作又被视为在为私有化铺路。

“集团还是不私有化,还是呆在纳斯达克。”8月初的这场采访中,张朝阳又给出了相同的回答。

分众传媒在2013年私有化退市前的市值仅为26.46亿美元,2015年成功借壳回归A股,2017年年中,市值已经超过千亿;2016年,360完成私有化,退市前市值是93亿美元,2018年在A股借壳上市,市值一度逼近4000亿元,即便现在跌去几成也有超千亿市值。

有巨大的回报在前,搜狐为什么不动心,或者说为什么不是现在?

搜狐最新披露的股权结构来自于其今年5月递交的年报,张朝阳为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4.83%,包括7.5万股普通股和通过其投资主体Photon Group Limited进行的持股。

第二大股东为加拿大养老基金Public Sector Pension Investment Board,持股比例为10.7%;第三大股东为Macquarie Investment Management Business Trust,持股比例为10.44%;第四大股东为Orbis Investment Management Ltd.,持股比例为7.6%。

“张朝阳的股权比例约25%,其它三个大股东约28%,如果要进行私有化要约,定价很可能要接近净资产。”一位证券投资人士向字母榜分析,私有化的常见方式是要约收购,要约收购要集筹到一定比例,才可利用法律条款强制小股东按照某个高于市场价的价格出售。而在收集筹码的过程中,公司非常可能被套利机构盯上。

最后博弈的结果,可能是私有化失败或收购价格接近净资产。”上述人士表示,接近净资产的原因是搜狐的资产结构是以现金或现金等价物、短期投资为主。如果是其他企业,一般会在净资产的基础上打折,资产结构越复杂,历史资产增值越多,折扣就越大。

而除Public Sector Pension Investment Board是在去年年中成为搜狐大股东外,Macquarie和Orbis都是持有搜狐股票多年的长期股东,持有成本可能会偏高,也会影响私有化要约的定价。

若这三大股东与张朝阳并非一致行动人,就更是一场漫长博弈。现在搜狐还未私有化或许是这场博弈太过耗时耗力,张朝阳无暇顾及,又或许是管理层虽有想法,但博弈尚未结束。

现在的时间节点似乎也不太适合私有化。

上述人士分析,与互联网行业相比,传统行业业务相对稳定,以一个低于净资产的价格私有化后,大股东继续运营这些资产,总收益不变的情况下,个人收益会因为股权集中而增加。但搜狐的未来并不稳定,要依靠试错来实现突破。

搜狐集团账面上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短期投资有一部分来自搜狗和畅游。截止2019年6月30日,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一项,合并报表后的搜狐为3.75亿美元,搜狗为1.84亿美元,畅游为1.32亿美元;短期投资一项,合并报表后的搜狐为13.23亿美元,搜狗为9.48亿美元,畅游为8020万美元。算下来,刨除两家子公司的数字,搜狐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并不多。

账上有很多钱,但在不同的口袋里,在搜狗、在畅游。”张朝阳在回应集团股票不分红的原因时也解释。

畅游倒是在去年进行过一次分红。4月,畅游向全体股东宣派特别现金股利,总额约为5.03亿美元。这是一次为集团补充弹药的操作,搜狐以畅游68%股权获得约3.37亿美元的现金股利,以支撑业务投入。

搜狐的媒体和视频业务还需要不断靠畅游和搜狗输血,第二季度,搜狐媒体与搜狐视频亏损6800万美元,虽然亏损幅度同比、环比收窄,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它们还将继续消耗公司的现金流。

此外,搜狐目前的盈利情况可能也不太适合A股的需求,而目前在科创板上市的公司大多为生物医药、新能源等新兴产业领域,互联网公司似乎并未受到过多青睐。

其实,如果不考虑公司经营,张朝阳大可以将媒体、视频业务出售或清理,靠着那几套房产,持有的搜狗、畅游股票轻松上阵,但这显然不会是一个企业家的想法。

比起技术问题,实际控制人的心态可能会更重要。

“一个定价很难确定的私有化要约,大概率会让张朝阳损失掉大部分弹药。”上述人士分析,张朝阳或许是希望用这些弹药,在下一轮技术变革时,重新买一条赛道。

对他来说,拯救搜狐一面要寻找新的生长点,让投资人看到新的发展空间,而非依旧在走PC时代的老路;但又不能过于激进,以致尚未找到让投资人惊喜的故事,就消耗了太多的账面资产。

今年6月,搜狐推出了一款社交产品狐友,但前途难测。这并非一款全新的产品,早前为搜狐新闻客户端的内嵌功能,不过正式上线三天后被下架,直到本月才恢复上架。

“我们现在资源有限,不会开很多的业务线去试、去投入,我们都是自上而下的,定几个方向,不断迭代式创新。狐友、搜狐新闻客户端、搜狐视频都在不停地创新,我亲自领导。”关于孵化新业务,张朝阳向字母榜解释,总体看来,搜狐是比较保守的,但也一直有创新。

去年底,张朝阳回归了一线,一个一个部门地整改,去减成本、去增收入。甚至他还开始去见广告客户,去调动后方资源。

他要让公司盈利。至于股价,“由它去了。”

张朝阳变了。开始为这家公司投入越来越多的时间,反思这些年走过的弯路,就连管理也变得严格。

“后悔之前好人一点的文化吗?”有记者问他。

“人生不能后悔。”张朝阳说道,“人生是一个过程,过去的经历都是一笔财富,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有不同的阶段,不后悔。”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

作者谭宵寒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