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赛车人工计划哪个好玩吗

赛车人工计划哪个好玩吗

得润电子:亏损的主业是如何“美颜”成大幅增长66%的 | 风云独立审计

来源: 市值风云 

作者 | 温星星

这段时间,广大股民心中的大白马纷纷暴雷,比如地产界的黑马新城控股,被视为高端消费的东阿阿胶,激光界的龙头大族激光,还有榨菜界的涪陵榨菜……,一众白马好像有组织似的,纷纷手牵手摔下神坛,鼻青脸肿。

有些雷,真的很难预测,大家就不要为难风云君没有提前预警了,比如新城控股实控人涉嫌猥亵女童这种丧尽天良的轰顶雷,而另一些雷,风云君通过解析财报,我们也应该能有所预判,比如大族激光那个建了8年的在建工程。

本文的主角得润电子(002055.SZ),主营电子连接器和精密组件,公司也是国内家电连接器行业领军企业。

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745,410.56万元,同比增长27.40%;营业利润25,226.88万元,同比增长70.07%;利润总额24,678.12元,同比增长63.44%;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26,102.44万元,同比增长49.37%。

看起来,这家公司的业绩增长很快,对不对?

不过,阅读了其财报后,风云君又被炸得娇喘吟吟,面红耳赤,小心肝乱颤:这家公司的业绩就是表面上的虚假繁荣。

挤掉业绩水分后,公司的业绩呈现另一番景象。

一、利润更靠非经常损益

风云君一直强调,看一家公司的利润,要多多比对扣非净利润与净利润,对于两者缺口较大的企业,我们还要具体分析,不要被扣非前净利润的快速增长迷惑。

得润电子就是一个例子。

以下是得润电子最近5年净利润与扣非净利润对比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choice)

通过上图可以发现,最近的2017年及2018年,得润电子的净利润与扣非净利润差距很大。

2017年,得润电子的净利润为14,795.54万元,扣非净利润为6,397.48万元,扣非净利润约为净利润的四成,2018年,得润电子的净利润为24,597.33万元,扣非净利润为1,027.05万元,扣非净利润仅占净利润的百分之四。

我们初步判断,这家公司的利润更多的来自主营业务外,其主营业务增长可能并不乐观。

另一方面,从公司的销售毛利率、营业利润率看,我们发现公司近几年的销售毛利率在持续下滑,营业利润率也并不高。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choice)

二、与经营相关政府补助对扣非净利润影响重大

就是说,公司把收到的这部分政府补助归到“其他收益”,就是认为这部分收益具有可持续性。

下表为公司计入损益的政府补助: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choice)

2017年及2018年,其他收益占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96.71%及502.93%。

也就是说,剔除其他收益,公司主营业务实际不赚钱。

政府补助是计入经常性损益还是非经常性损益,本身存在着一定的判断调控空间。2018年的年报就显示,公司因项目验收未通过,当年被收回了以前的政府补助300万元。

这部分收益,以前年度是计入了经常性损益,现在却被政府相关部门收回去了。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choice)

三、同行中最高的研发资本化率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choice)

2015年-2018年,公司的研发投入资本化率持续攀升,到2018年资本化的研发投入为21,757.00万元,资本化的研发投入占研发投入的比例达到了53.81%,而同期的税前利润为24,678.12万元,资本化的研发投入占到税前利润的约九成。

按照公司2018年年报问询函回复,公司2018年研发资本化率较高,主要是因为控股子公司Meta System S.p.A.汽车电子及新能源汽车业务研发投入及资本化增加了。

真实情况是怎样的?

我们找到了A股几家可比公司2018年度的研发支出资本化情况进行比对,如下表所示: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choice)

得润电子的营收目前分布于消费电子、汽车电子和车联网领域。

上述几家可比公司中:

中航光电(002179.SZ)民品业务主要集中于新能源汽车、通讯设备、轨道交通、电力设备、石油装备、新能源装备等;

立讯精密(002475.SZ)产品主要应用于3C(电脑、通讯、消费电子)和汽车等领域;

长盈精密(300115.SZ)集中于手机电磁屏蔽件,手机及通讯产品连接器、金属结构件,LED精密封装支架等产品;

欣锐科技(300745.SZ)专注于新能源汽车车载电源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技术服务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分类为车载DC/DC变换器、车载充电机及以车载DC/DC变换器、车载充电机产品。

在这几家可比上市公司中,2018年度,除了欣锐科技进行了研发费用资本化处理,有11.27%的研发费用资本化率外,中航光电、立讯精密、长盈精密的研发投入金额均费用化处理,而得润电子的研发投入资本化率却高达53.81%的。

公司是否进行了财务操纵?其答案应该是不言而喻了。

四、不可持续的投资收益

2018年度,公司投资收益31,466.55万元,这个金额占到当年税前利润的127.93%。

而如果没有这些投资收益,公司税前利润很可能就是亏损的。

2018年投资收益的主要来源,就是本期公司转让深圳得康电子有限公司产生了投资收益22,835.44 万元,这22,835.44 万元的投资收益占到了公司当期净利润的92.84%。这种变卖子公司的业务当然是不可持续的。

五、“精准达标”的柳州双飞

2017年,公司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耗资60,000.00万元购买了柳州双飞60%股权,交易完成后形成商誉10,371.66万元。

在这起并购中,原柳州双飞股东苏进承诺,柳州双飞2017至2019会计年度合并报表中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损益后)分别不低于1.2亿元、1.4亿元、1.6亿元,三年累计不低于4.2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柳州双飞是一家集设计、开发、试验和生产于一体的专业整车线束制造公司。

2017年度,柳州双飞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所有的净利润为12,321.95万元,超出承诺数321.95万元,完成当年度业绩承诺的102.68%。

2018年度,柳州双飞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所有的净利润为14,338.02万元,超出承诺数338.02万元,完成当年度业绩承诺的102.41%。

在已经过去的两个业绩承诺期,柳州双飞均实现了踩线达标,“精准达标”。

目前国内包括汽车线束业务的上市公司主要为永鼎股份(600105.SZ)下属的上海金亭汽车线束有限公司。上海金亭汽车线束有限公司2016年-2018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8,003.91万元、9,585.48万元、1,662.20万元,从利润增长情况看,已经出现了较大的下滑。

而柳州双飞2019年还要完成1.6亿元的扣非净利润,即保持14.29%的年利润增长率,在汽车零部件行业增速下滑的情况下,想要再次精准达标,柳州双飞今年承受较大的业绩压力也不会小。

六、持续亏损的Meta System S.p.A

2015年,公司以6,028.5万欧元(折人民币42,360.89万元)收购Meta System S.p.A.(以下简称“Meta”)60%股份,形成商誉36,660.01万元,其主营业务为新能源汽车车载充电机、安全设备、功率控制及告警系统、车联网产品。

从历年财报数据看,买来的这家公司持续亏损,成为了公司业绩的拖油瓶。

下表为Meta自2015年并表以来的主要财务数据: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choice)

2016年-2018年,Meta分别亏损了8,461.67万元、10,940.29万元及10,753.56万元。在公司2016年计提了712.13万元的商誉减值,目前对应的商誉账面价值仍然还有35,947.99万元。

子公司Meta持续亏损情况下,就在最近,公司发布了拟引进宜宾国企(港荣集团),转让Meta部分股权的公告。

据2019年6月30日得润电子发布的公告,为了更好地促进控股子公司Meta的发展,公司全资附属企业得润欧洲拟以1,620万欧元的价格将所持有的Meta6%股权转让给港荣集团,同时港荣集团向Meta增资7,626万欧元并获得增资后Meta22.02%股权。

此外,港荣集团拟以2,700万欧元价格受让China Alliance Investments Limited持有的10%股权。

本次股权转让及增资后,得润欧洲持有Meta的股权由51%下降至35.09%,Meta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

而让人不解的是,公司在2018年年报问询函回复中强调,Meta是一家有核心竞争力,未来发展潜力巨大的高科技企业,其长期为宝马、PSA、保时捷、大众、奔驰等等客户研发和生产汽车电子相关产品,拥有对汽车主机厂,特别是欧洲汽车主机厂的密切关系,2018年也不存在商誉减值迹象。

那么,公司为什么要转让Meta的部分股权呢?

除了盈利不佳,持续亏损,公司自身的现金流紧张也可能是一个因素。

七、经营现金流与偿债能力

(1)现金流持续两年为负

最近两年,公司的经营现金流净额都出现了净流出。

2017年及2018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7,408.12万元、-25,033.87万元,对比2017年14,795.54万元及2018年24,597.33万元的净利润,2018年度经营现金流净额与净利润两者之间的缺口扩大了,显示经营现金流有进一步恶化。

反观投资活动现金流情况,从目前公开可见的最早至2003年的财务报表开始,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就没有出现过正数,十几年来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都是净流出状态。

2017年,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4,898.65万元,2018年,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流出金额扩大至74,023.07万元。

公司最近几年的经营及投资现金流情况如下: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choice)

一方面经营现金流不佳,另一方面投资现金流持续净流出,这就不难理解公司为什么要急着引进国资出售Meta

(2)面临较大偿债压力

截至2018年底,公司货币资金余额66,228.71万元,其中受限制的货币资金4.31亿元,而到了2019年一季度,公司资产负债表上的货币资金余额为72,412.80万元,而现金流量表中的“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剩下9,211.08万元。

货币资金与“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两者差额的扩大,一般情况下就是有更多的资金受限了。

2019年一季度,公司账上只有9,211.08万元“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而同期的有息负债金额却很大。其中,短期借款297,901.01万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3,715.71万元(主要是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及融资租赁款)。

按公司2018年年报问询函回复,公司本年仍计划处置部分资产及业务用于偿还借款,减少公司利息支出,降低公司营运成本。

此外,公司也将积极利用上市公司平台适时发行公司债或进行股权融资。

综合上述,都可以看出公司面对的短期偿债压力很大。

八、信披不及时收监管函

公司的信息披露质量也暴露出了一定的问题。

2018年11月,公司控股子公司重庆瑞润电子有限公司收到重庆璧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发放的有关产业发展基金补助2,696.00万元,该项补助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15.43%,但公司未及时以临时报告形式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直至2019年4月27日才通过《二〇一八年年度报告》对外披露。

此外,为原控股子公司Plati的担保事项进展未及时披露。

因为这两个事项,公司在2019年7月30日收到了监管函。

结束语

政府补助、研发资本化、投资收益三管齐下,才使得得润电子2018年的净利润同比增长了66.25%。

而实际上,公司的主营业务是亏损的。

公司接下来的风险还包括:

公司并购的意大利子公司Meta的持续亏损及未来可能引发的商誉减值风险;

子公司柳州双飞业绩承诺的“精准达标”及面临的业绩增长压力、商誉减值风险;

公司高企的短期有息负债及不太乐观的经营现金流情况。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