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极速pk拾规律

极速pk拾规律

IPO前夕募资3500万,这家新三板公司改道科创板

原创: 杨紫薇 IPO日报 

新三板转战科创板的大军中再添一员。

近日,四川证监局发布公告,四川观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观想科技”)的辅导备案已获受理,上市板块确定为科创板,保荐机构系长城证券。

其实,观想科技此番申报科创板的举动早已在市场预料之中。此前就有报道称,四川省公布了6家科创板“种子企业”名单,观想科技位列其中。

1

IPO前夕募资3500万

坐落于四川成都的观想科技成立于2009年,并在2014年完成了股份制改造。次年6月,公司成功在新三板挂牌上市。

截至2018年底,董事长魏强持股79%,占绝对控股地位,其亦是公司实际控制人;易明权、王礼节、韩恂等3人各持股5%。从股权架构来看,公司持股较为集中。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份,观想科技刚完成了定向增发,募集金额为3500万元,新发行股份于7月1日开始可以公开转让。

据悉,此次新发共计237.29万股,增发对象为成都创投和新同德大数据。公司表示,本次募集资金的目的在于补充流动资金,进一步提升公司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增强公司的品牌影响力和竞争力,保障公司主营业务的持续健康发展。

增发后,成都创投和新同德大数据分别持股3.14%、2.46%,魏强持股比例降为74.58%,但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观想科技也表示,本次发行前后,公司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不会发生变化。

根据天眼查信息,成都创投的主要股东为成都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四川省国有资产经营投资管理责任公司;新同德大数据则为同德资本旗下的基金。

同时,上述增发还标注了回购条款,若观想科技出现“2021年6月30日前未能实现上市申报/上市申报后撤回上市申报材料/公司上市申报未能通过中国证监会或交易所上市审核”等情况,投资人有权要求公司实际控制人按照年化10%的单利回购投资人所持有的公司全部或部分股份。

2

存“三高”现象

IPO日报从官网了解到,观想科技起源于大学的Yesir软件开发小组,是一家以部队管理及武器装备信息化研究和服务为特色的高科技企业。目前,公司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各大战区及各兵种提供信息化产品和服务。

近三年,观想科技快速发展,收入不断增加。此外,IPO日报还发现,公司存在“三高”的现象:毛利率高、客户集中度高、应收账款高。

2016年-2018年,观想科技实现收入0.41亿元、0.57亿元、1.02亿元,归属股东净利润分别为0.15亿元、0.22亿元、0.41亿元。其中,2018年收入较此前同期增长了86.1%。公司毛利率也维持在较高水平,近三年分别为63.23%、66.22%、75.55%。

业务方面,公司的产品及服务在收入贡献上“平分秋色”。根据公司年报,2018年软件兼硬件产品占总收入的43.93%,软件产品销售及研发服务占比56.07%。

其中,公司软件产品包括应急广播系统、交互式电子手册平台(IETM)、智能型感知货架系统和资源规划系统等;先后开发了包括“部队资源规划系统—ARP”、“通用装备维修数字化平台—EMMS”、“通用装备数字化CPC—ODES”等十余项软硬件产品。

此外,公司客户集中度很高,应收账款大幅增加。

历年年报显示,2018年,公司前五名客户销售额占年度销售额的比例高达93.99%。2018年底,应收账款年末余额为0.83亿元,较此前0.2亿元同比增长了185.1%。

对此,监管层也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2018年收入、毛利率较去年同期出现大幅变动的原因及合理性,大客户依赖的情形是否会对持续经营能力产生不利影响,以及分析公司应收账款期末余额大幅增长的原因及合理性。

3

改道科创板

IPO日报注意到,观想科技于2018年7月就在四川证监局提交了辅导备案,当时的保荐券商为广发证券。此次改道科创板,公司选择了长城证券为保荐机构。

对于为何更换上市辅导机构,观想科技表示,鉴于公司的整体发展战略需要考虑,经与广发证券友好协商,双方一致同意终止本次辅导工作。7月31日,公司聘请长城证券担任公司上市辅导机构,目前公司正在接受长城证券的上市辅导。

可以肯定的是,在其首次提交辅导备案时,科创板的概念还未提出。那么问题来了,公司当时打算选择的是哪个上市地点?

对此,IPO日报致电了观想科技的董秘办并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尚未回复。

此外,2016年-2018年,公司研发投入逐年上升,研发费用为434.39万元、574.92万元、1227.98万元,分别占当年总收入的约10.49%、10.48%、12.03%。根据公司介绍,观想科技现有员工150余人,其中专职研发人员100余人,兼职研发人员20余人。

可以清晰看出,研发人员占据了观想科技的“半壁江山”。这么多的研发人员主要从事何种研发,又有哪些技术成果?

对此,观想科技并未有过多披露。公司在此前的年报中称,由于其承担军工产品的生产任务,其中具体产品名称、军品科研水平和研发项目细节、军品科研投入经费、军工单位客户的名称、军品供应商的名称等内容不适于披露,已申请披露豁免并得到批准。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