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360赛车计划

360赛车计划

原标题:券商竞业格局猜想:监管“加减分项”引导展业趋势

谷枫

对于券商来说,除了年终财务硬性数据指标是一次大考外,另一次至关重要的大考便是每年中段放榜的券商分类评级。

2019年券商分类评级的结果刚刚出炉,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从级别调整看,约50%的证券公司监管分类结果发生变化,其中上调数量为19家,较上年减少5家,下调数量28家,较上年增加4家,在2018年证券行业低迷和监管升级的环境下,级别下调券商数量明显增多。

结果已经出炉,来年如何多拿加分项、规避减分项、提高评级被一些券商尤其是今年评级跌得较猛的一些机构上升到了公司战略的层面。

近日便有一家今年获得CCC评价、近期刚更换大股东的华南地区券商人士告诉记者:“评价出来后第二天,公司就召集全体员工开了大会,要在今年尽最大努力提升评级。”

筹划新一轮评价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近两年的评级结果,加减分项梳理了一些券商需要在新评价周期努力的地方。根据梳理结果,2019年证券公司分类评价共有14个加分项和47个扣分项。

这其中加分项目体现更多的是券商主动性,而减分项则体现了券商的硬实力区别,因此各家券商在新一个评价周期中,对于加分项要主动出击,因为很大程度上来说一些券商,诸如中小券商短时间难以改善一些减分项所涉及的项目。

47项减分项中便包含资本充足、公司治理与合规管理、全面风险管理、信息系统安全、客户权益保障、信息披露、被采取的措施情况、被自律组织采取书面自律措施和纪律处分等合规状况。

“中小券商在一些方面和头部券商有天然的差距,短时间难以弥补差距,因此如果要努力提升评级的话,应该着眼在一些实际可以参与的项目上,如扶贫、主动承揽研究任务等。”前述华南地区券商人士认为。

在新评价周期中需要特别注意新出现的加分项,如这一次评级过程中便引入了“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情况”指标,即是过去一年券商参与民企纾困的情况。

根据监管层向券商下发的文件显示,今年共13家公司在自评中提出加分申请。经审核,有9家公司符合加分条件,其中,1家公司实际投资规模达到50亿元以上,加1分;8家公司实际投资规模达20亿元以上,各加0.5分。

另外,就在2019年分类评级结果刚出炉之际,监管层又向券商下发了拟增加两项评级指标的文件,将在新的评价周期中引入新的加减分指标,这也是各家券商需要特别注意的点,即便不能拿到新增评价指标的加分项,也不要因此而失分。

具体来看,将科创板纳入评级体系的文件是《证券公司科创板发行定价配售能力专项评价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该方案中对券商涉及科创板的加减分标准划分得十分细致,专业性指标的评价包括承销组织能力、定价能力、配售能力三方面。

例如,券商主承销的科创板项目中止发行或发行失败,每个项目扣0.5分,不过因举报等非承销能力原因除外。而科创板公司上市首日破发20%以上的,每个项目扣0.25分。

另外一项新加入的评价指标是券商的声誉风险管理指标,在下发的方案中监管层拟设置两大指标,即“实发舆情和处置效果”和“政策解读和舆论引导”,但具体加减分项尚未明确,仍处在讨论阶段。

而对于头部券商来说,因为不可撼动的优势,有多家公司常年保持在A级以上,对于头部券商来说,在新的评价周期中维持优势评级主要是要避免被扣分,即更加重视业务合规。

今年被降级的一些老牌实力券商例如长江、广发便是因为遭遇处罚出现了评级下滑跌入中下游的情况。

“几家主要的龙头券商竞争地位稳固,牢牢占据A 类券商名额,在此情况下是否被扣分成为了位次变化的最主要因素。”一位华创证券的分析师表示。

两个方向分化

跳出券商评级具体名次和加减分项来看,券商分类评级已经成为了监管层驱动行业分化、传导监管逻辑的重要的政策工具,证券公司分类评级正在逐渐走向“评级优先级”主导“业务优先级”的时代,上述增加科创板的指标便符合这一思路。

根据近年的分类评级结果来看,头部券商群体稳定维持在A以上的评级,国泰君安、招商证券、中信建投等几家头部券商更是近10 年稳居AA类,而杠杆类业务,具有政策红利的创新业务都在向头部券商集中。

如股票质押回购业务方面,证券公司开展质押业务和分类评级挂钩(A、B、C类证券公司自有资金融资余额分别不得超过公司净资本的150%、100%、50%);场外期权业务方面,一级交易商最近一年分类评级在A类AA级以上。此外,证券公司分类结果将作为确定新业务、新产品试点范围和推广顺序的依据。

前述华创证券分析师表示:“现在中国金融改革提上日程了,鼓励去做创新的东西,包括金融衍生品市场,今年推出的科创板试点注册制等这种新的东西,监管的意思是通过分类评级把试点给高评级的券商去做,而不是像以前,创新业务试点那样都可以去做,现在是挑几家风控较好的,资本金比较充足的去试点。”

事实上,监管希望通过分类评级引导机构形成分化格局与近期另一项券商重要监管文件也吻合,即《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

该政策中,监管层的核心诉求想要分化券商向两个方向发展,将从事常规传统证券业务的券商划分为专业类证券公司,而除了传统证券业务外,还能做包括股票期权做市、场外衍生品、股票质押回购等复杂业务的券商划分为综合类证券公司。

而从分类评级的角度来看,也只有评级处在前列的券商才能够成为综合类券商,或者说,分类评级将成为综合类券商重要的前置指标。

国信证券分析师王剑指出:“行业分类监管理念日趋清晰,龙头集中与差异化发展是必然趋势。”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