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笔记:照花前后镜——张国荣的「水仙子」形态

热度1455票  责编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来源: 成报    作者:洛枫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2006年9月11日 00:42
  弗洛依德在1914年发表《论自恋:一个导论》(On Narcissism:An Introduction),阐述水仙子性格的心理形态,认为「自恋」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特质,只是我们长大后会有所转移,然而,人格分裂、抑郁症、精神分裂等病患者,以及曾受感情创伤的人,却无法将「爱」转移,爱欲的原始欲望只好倾注于自己的身上,形成自恋的情结。此外,弗洛依德解释说这些自恋者对社会冷漠,对别人漠不关心,因为在他们的身上和心中,「自我」的能量过于澎湃,远远超乎对外世界的兴趣,同时他们或遭世界遗弃,或被别人伤害,能够把持的便只有对自己的关注,「自我」由是分成两个,一个我爱?另一个,彼此撕裂,互相监视,然后远离族群,遗世独居,全神贯注地沉溺于这种苦痛之中。从张国荣电影去看水仙子人物的形构,目的便是为了看旭仔、宋丹平、程蝶衣、欧阳峰等如何化身纳西瑟斯的镜像,映照张国荣层次丰富的演绎,彷佛可以说,是张这种本色演出让我们想见了水仙子的如花容貌,人戏不分,如虚似幻,让观赏者无法自控的迷恋,成就了银幕上一出又一出的悲剧,死亡的倒影如行云流水,遗憾与激情,历久驱之不散!

  反叛的孤儿:《烈火青春》与《阿飞正传

  还记得《阿飞正传》中这样经典的一个场景吗?张国荣饰演的旭仔懒洋洋的躺在?上,旁白道出他的声音:「我听人家说世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可以一直的飞呀飞,飞得累了便在风中睡觉,这种鸟儿一辈子只可以下地一次,那便是牠死亡的时候。」然后旭仔站起来打开留声机,让沉郁而热情的拉丁音乐缓缓流播,他走到衣橱前开始款摆腰身,对?长镜独舞起来,舞动舞动舞至阳台,脸上一副悠然沉醉的样子,眉梢眼角尽是倨傲与风情!这个场景,活脱脱便是水仙子自恋形貌的真身再现,那份孤芳自赏,既华丽又颓废,既洒脱又苍凉,是张国荣从影以来最放浪形骸的魅惑表演。

  水仙子的自毁始于发现水中的倒影,镜像带来伤害,因为剎那的照现浮映了自我内在的特质,此外,水仙花含有麻醉的药效,能镇静自我进入催眠的状态,而水仙子对自我的麻醉或陶醉,何尝不是这种催眠的功能呢?每个人总会对「自我」的形象有所设定,每时每刻悬念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然后对镜鉴视,慢慢落入溺沉的境界中。张国荣早期的电影《烈火青春》(1982)与后期的《阿飞正传》(1990),不约而同都是关于这种自我设定的人物类型,而且故事的主题和结构出奇地相似,同是讲述反叛青年的死亡旅程与自我放逐,只是九十年代的张比八十年代的时候更要成熟璀璨,犹如水仙盛放的绮丽年华,那种轻狂的阿飞身段,至今仍为银幕上可一不可再的经典。

  破碎家庭与恋母情结

  《烈火》里的Louis与《阿飞》的旭仔彼此有一个共通点,就是同属于破碎家庭的孩子——Louis在青年时期丧母,虽然仍拥有父亲,但这个父亲从未在画面上出现,只有年轻的继母晃来荡去几个无关的镜头,银幕上他仍是无父无母,终日浪荡于性爱、软性毒品和日本流行文化的潮流里;同样,旭仔也是孤儿,由潘迪华饰演的养母带大,但他汲汲于追寻自己的来处,苦苦查问生母之所在,最后被生母拒绝相认后更客死异乡。「水仙子」的原型故事里,主角纳西瑟斯也是无父的孤儿,母亲是因奸成孕才诞下了他,因此他的出生本来就是一个错误,带?宿命的悲哀,而来自破碎的家庭,没有父亲的眷顾,他只能自我依附。有趣的是张国荣主演的电影,有不少角色都是这种无父的孤儿,除了《烈火青春》的Louis与《阿飞正传》的旭仔外,还有《东邪西毒》的欧阳峰和《霸王别姬》的程蝶衣等,莫不遭受父母遗弃,依靠个人的努力而独立存活。其中旭仔的养母是交际花,程蝶衣的生母是嫖子,更与原有的水仙子故事互相辉映,不光彩的出身背景命定了他一生坎坷的身世。

  此外,无父的家庭也形成主角恋母的情结,这是《烈火》与《阿飞》另一个共有的人物特点。《烈火》开首的时候,是Louis躺在深蓝色房间的大口,独自收听母亲生前留下的音乐录音带,在贝多芬交响曲轻柔的推进中,隐隐浮现他对母亲惦念的忧郁,而这个场景并在故事的后段一再重现。至于《阿飞》,恋母的郁结更进一步化为对自我的暴力,旭仔长期与养母对抗,目的都是为了追问生母的下落,(他从来没有追问生父是谁!)他对养母身旁的男人动粗殴打,显然隐藏了恨父/弒父的情结,最后他跑到菲律宾为见生母一面而遭拒绝,自我的来源一旦被否决了,便带来了无法弥补的创伤,继而挑动黑帮的仇杀,这是一种以毁灭自我来进行对生母的报复,因为母亲的否认带来了自我的否决,在欲爱无从之下,水仙子也无所依归,死亡便是唯一的出路。基于此,水仙子不承诺爱情,也不信任婚姻,旭仔一生身旁不缺女伴,但母亲的缺席使他无法从其它女人身上获得补偿,因此就算所有女人都想抓住了他(包括他的养母),他都不为所动。电影结束的时候,旭仔在临死前戮破了自我设定的神话:「以前,以为有一种鸟一开始飞便会飞到死才落地,其实牠哪里都没有去过,那只鸟一开始便已经死了!」恰恰指出了这种自恋与恋母的情结带来破灭的悲恸,也隐喻了出生的错误和死亡的必然,因为,当水仙子洞悉人间的虚幻,也便是他离逝的时候了。

  《烈火》与《阿飞》同样有一个暴烈的结局,都是以血腥的杀戮终结,但《烈火》中的Louis却侥幸地存活下来,原因是饰演他女朋友的叶童怀了孩子,母性强韧的力量使她能执起武器,击败日本赤军的杀手,危急中救了Louis的性命,至此Louis的恋母情结由叶童的「代母」身份化解,因而获得了再生的释放。

  (编者按:今年9月12日为张国荣五十岁冥寿,本版于今明两日刊出由洛枫撰写的张国荣从影角色研究评论文章,敬希读者垂注。)

  作者为文化评论人,着有《世纪末城巿:香港的流行文化》、《盛世边缘:香港电影的性别、特技与九七政治》、《女声喧哗:媒介与文化阅读》。
TAG: 阿飞正传 电影 东邪西毒 烈火青春 夜半歌声
顶:73 踩:85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04 (471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1 (392次打分)
【已经有434人表态】
73票
感动
53票
路过
48票
高兴
44票
难过
45票
搞笑
52票
愤怒
63票
无聊
5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