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沉,静听风声

热度1061票  责编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来源: 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作者:尚可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2004年8月18日 17:10

2003年9月12日,张国荣艺术研究会“9·12的盛放”征文活动征文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张国荣艺术研究会。感谢合作。


音乐篇(演唱会

  夜已深,蜷缩着,我丢盔弃甲,呈现一个脆弱的自己,我知道自己不该哭,可我不知道除此之外还能做什么.

  从来没有这般地无助,一个人走在这个城市的街头,并不繁华也适合寻觅,霓彩流光微弱地洒向我缱绻的身体,照不亮的灵魂深处孤独永久。我钻进了望不到头的黑色,仿佛看到一个似有还无的影象,虽然我知道那不是他。暗哑的时空才容得下他疲惫的脚步和我疲惫的心灵,这才明白光阴流失了他的曼妙,而我错过了太多次急速的心跳。

  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似乎同时在心头擦过,电光火石之间照亮了不老的红颜,撩起了按捺许久的嘶吼,我听到风里的低吟。

  哥哥和风是那么贴合。

  不羁的风里站着个懵懂少年,穿着白白的衬衫,却穿得这么灵动,绚烂无法掩盖。天马行空,哥哥肆意挥洒才情,兀立在80年代的香港,萦回在久远的记忆里。他带着调皮跳跃的音符,尽情地舞蹈,站在青春时的年华。看着他最初的质地,可以是欢快跳动,掷地有声,让我无力悲伤,恣意一切,可以似望见云雨巫山般绵长,清清浅浅的音色像泉源缓缓地滚动了蒙蒙的尘埃,通透的一颗心无言以对。字字珠玑,他不假思索地吐出,却震彻周身,宇宙雷霆峰。那是他不被羁绊、弥足珍贵的慧根。就是这样的一阵风,四处飘散,飞进了大野苍茫,轰隆隆地回响。也曾经有混混沌沌的过往,也曾经黯然神伤,可执着在风中呐喊,守住了冷冷风口,为寻梦付出所有,初初地展头角,铭刻下他倜傥的身姿,盈盈的笑脸,沁人心脾的丝丝甜润,还有隐藏着的跌到的创痛,只是那时看不到背后的故事,也看不到未来的任何,不曾想这个茫然困惑少年是日后的巨星,风吹过,有伤,有痛,有执着。

  风继续吹,罕有的一种醇厚,像酝酿良久的甜酒,让我一杯复一杯,沉醉于他的酣畅,哥哥怀着一些懵懂,上凌苍天,和现实周旋,这阵风如今已在顶峰,天赋的好嗓子已超过了天所赋予的程度,灵澈的一字一句,虚虚实实之间无穷无尽地交错,神韵天然。他的投入浑然忘我,行云流水皆成妙谛。看到舞台上轻步摇动,情怀淡泊的他,我不禁怀着一颗惴惴的心。流言诡谲无情地伤害着他,他要告别我们,失去他像失去了全世界。告别的那一夜,红馆的华彩下,玉壶光转里荡漾着藤蔓,而藤蔓系不住离情,他褪却了红衣学淡妆,扫除粉腻呈风骨。万籁俱静,场下是一片期待,哥哥缓缓升起,一身黑色披风隐隐透露红色的背面,那一刻觉得他的周围不断闪烁着什么,特别光彩夺目,一双深情的眼睛凝视着,让所有人失魂落魄,肃然长立的他就像个魔术师控制着我们的悲喜。念起了第一句咒语“为你钟情,倾我至诚”,嘴角一浅笑,于是没有人承受得了这番冲击,狂热地叫喊,时空里弥漫他的歌声,我的心情。中了绛,着了魔。他坐在钢琴上,那么优雅,那么合拍,气氛沉郁也绝望,唱叹“但愿以后没爱情,情是个苦果”,也唱也叹,却是一样的清怨,哀而不伤。是这个世界对他太残忍,这样的英姿能有几人,却要开始学着不怕寂寞,一路来太多苦,不堪重负,失去自我最可怕,还是孑然一身地走,没有掌声也没有辱骂。他穿着一件再普通不过的白衬衫唱《想你》,可样貌身姿是那么清丽韵致,衣服好象都有了呼吸贴合着身体,白玉般的幻彩,配合着每一次的惊呼。绾起了袖管,眼内迷离莫测地跳出些许纯洁,那时的色调是白得耀眼,勾魂摄魄。解下纽扣,不动一些声色,摸着心口用心去唱,涤荡混乱的情感,眼中光色依旧,清澈坚定,最后他跳出了烦俗,他降下,四望,脱下了白衬衫,仰望苍天,合什双眼,只是我们看不清初绽的春色,他只为自己赤裸裸地盛放,忘不了一段那个时代的叛逆舞蹈,管它是梦幻还是悲苦。背后繁星闪烁,只有他是明星,永恒的一颗。白璧无瑕的侧面蒙蒙胧胧的,像浮动光影,细腻中是一种传神,分明他最璀璨,背景里的星星已黯然,而他是大浪淘沙后的流金岁月里最美的。眼里闪烁着什么,不管是辛酸还是感慨,我只知道那即将滑落的不是泪珠而是光彩。难忘尾声时的回眸,摧毁最后一道堤坝,不堪他如潮的才情的我,为了那个不知望向何处的目光而泪下,决定永世迷醉,听他诉说一端苦情,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那情韵让我想起一句话“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从前是天真不冷静,爱自由会忘形,明白那得失总有定数,或去或留?夜阑静有谁共鸣,不如归去。纯真的哥哥一心一意地告别远去,寻找自由再冲刺,唯愿抬眼向星空时不忘他的脸。跟随着风的足迹,以至我们捉摸不到他的透明。张国荣是我们心中永远最爱的名字。他的声音凄清缠绵,低回留连,甘醇动情,一分一寸都是素淡中的情韵。夜渐浓,愁渐浓,风吹,欲与之散,风吹过,有味道,不浓烈,有轮廓,不禾农丽,有幻彩,不眩目。

  很爱他的歌,很爱他告别时的表演。风再起时,依旧那份容颜,迎接他一身仆仆的风尘。期待着六年后的再次约定,纠结在心头的是凄清的相思,六年里寂寞难耐。鬼魅的面具下究竟是怎样一种风情,是否一如往昔,台下的人们新添了不尽的路程,新添了多少皱纹,他呢,是否让风尘干燥了曾经的甜润,面具放下,音乐奏起“风再起时,默默地这心不再计较与奔驰,我纵要依依带泪归去也愿意,今晚再见仍是有一丝暖意,仍没有一丝悔意”听到告别时最后清歌的一曲,暗暗绞住了不堪的情绪,他变了,时光夺不去他的红颜,一脸光洁精致,却让他增加了无数种气质神韵,魅力四射,再多望他一眼,你会恨不得不再呼吸。是你的声音,夜夜陪着我的梦。他唱着《爱慕》,竭尽全力的表情感觉他为了爱筋疲力尽,爱慕,是爱慕,抬手直刺苍穹,全力而为,灯光突然爆发,郁结的思绪瞬间喷薄,那情那景那声是石破天惊的气势,饱满而协调,却掩盖不了岁月里血淋淋的孤绝,心碎难补,渴求如此迫切。就当是风雨下潮涨,就让我模糊地迷恋你一场,情愿没有成长,完全凭直觉觅对象,重新去延长我的梦想,告诉我你从不曾离去。月色如霜,寒灯下,他伸展开翅膀,讲起一个故事,“有一只鸟,不停,不停地飞,无脚的”,声音远向天外,深长向远处,亘古不尽。镜头前是张欲飞的背影剪影,为什么定格处如此晦涩。渐行渐远时是这样一首伤情的歌,鸟飞身划过,心上留下深深的口子,铭刻下悲愁往事。这故事淡淡的钝钝的,却像把血刃深深地刺,我已没有勇气再听第二遍,好象自己会一起坠落。泪眼相问为何情愿让这潜滋暗长的迷醉的毒侵遍周身,却甘之如饴,不可救药。终于我找到了答案“怪你过分美丽,怪我过分着迷”,确切得忽如心灵里刹那的灵感。粉色的透明里隐现一道疤痕,伤在了心口,是时间的踪迹。还有上乘的身段,自恋的神气,妙合无垠,好美的男子!这是怎样一首风雅的颂歌,也只有他才当之无愧。恨事遗留始终不朽,千金一笑潇洒依旧。《红颜白发》和《最爱》的连唱不着痕迹,呼之欲出的绝妙,是首浓郁的恋曲,错综地苍凉地磨损着思想的基石,遐想偕手白头的幽然相思,叹喟被吹皱的心湖里卷卷波浪,只切合黑夜,拂晓时不曾拥有的悦耳。最爱那一首《红》,恍如来世的梦境,翘首盼望的美景,像闪电一般劈空而来的是宛转的蛾眉,韵致时似是云遮雾绕,永不清澈,雾气缠绕也挡不住绮丽的绝色鲜红,明艳可人。是浓艳,不是世俗,是娉婷,不是轻佻,我们只能远远地观望他出尘的气韵,婀娜的身姿,不会让你的念头邪恶,也容不得你的消沉。密密而细软的音色,让我不禁扼住了自己的脉搏,蓦然发现这才是精湛。然后看那风烛飘摇,红唇抹上了怨毒,浓墨重彩勾动了天雷地火,他还不肯罢休,摇曳多姿地让乱红飞过,意韵丰腴得让五脏俱催,纠缠的情丝红过杜鹃啼血,袅袅娜娜地让情致、音符从唇边、齿呷、指尖滑过,淌进心里,微翘指头的那个动作是我无论如何也学不会的优雅,方寸不奢,恰如其分地摆到那个位置,惊叹的时刻悠然隽永的是那夜的空灵漫渺,是用身,用魂地吟唱。苍茫又澄清的夜,月色清辉,看头顶的一轮不是月,而是一潭清澈的水光,对着它许了个愿——让爱永恒。纵是古时伟人的斫地悲歌也没有这首《月亮代表我的心》悲恸天地,听的时候不禁寒颤,胜过以往所有的版本,不是震动了耳膜,而是穿刺了灵魂。我诚惶诚恐地谛听绵绵的情思,浓淡浅深不尽依恋,那种沉重好珍贵。可滚滚红尘里是没有这种爱的落脚之处的,只能在心里默默祝福这幸福也危险的许诺。风吹过,千古的风霜也驱散不了这夜的温存,万世的情结也改变不了这夜的容颜,哪怕从头至尾都显现不安的心意。

  再后来他要我们把往事留在风中。而他早就告诉我们有一天你会知道,人生没有我并不会不同。往事已逝,哥哥完成了一次蜕变。疏狂自放,又不失高雅,是那一个世纪之交的献礼,又是那样的一个夜,迫着我们追逐至月凉,已失了夜的平和静谧。热情融化出音符,娓娓而来。“万人爱,为何还怕伤害,失去我去换九千万种期待,无害。”只见他真率地调皮地唱,没有想到这是种宿命。闲淡的意境里充斥着无所畏惧的豁达,阔大悠远,百转千回,可这种心境是我要体会一辈子也未必能读懂的,所以我只能浮游在这个人世。还有他的长发,永世不再有的高妙,风吹起他的长发,另一端撩拨着我的心弦,一弹一拨都让人锥心地痛。我看到他用尽心力地唱I Honesty love you,眼前是灯下拂之不去的花影,不禁揪心扯肺,现实里月色清冷,寒云低压,只有他发出那种妙得不可思意的声音,令得人们意乱情迷,不在乎被春风缠住了脚步。款款的情意只对所爱的人诉说,轻灵跳脱的感觉像在昏黄的天色里寻找眷恋,就算赴汤蹈火,一首让人感动得彻底的情歌。明天就随它去吧,爱了就不计任何代价,现在感觉最重要。《左右手》,那是他曾挣扎过的痕迹,仅仅是那一段前奏,就已经让我怅惘、焦虑,紧紧地被栓住,更不用说当他开口倾诉这段伤情往事时我的心情了,每一个字都那么随意地跳出,却都落得那么恰倒好处,不偏不倚地向我们侵袭,很少看到现场演唱有如此音准。他就是这样变化腾挪,在我的心里好象翻云覆雨般地迷乱。似断非断的音韵回响,亦真亦幻的幻梦浮动,向左还是向右,没有什么是错的,只是种选择而已。你不要隐藏孤单的心,尽管世界比你想象中残忍,我不会遮盖寂寞的眼,只因为想看看你的天真。每一次听哥哥唱《共同度过》时双眼都会迷蒙,无尽的回忆在思想里蔓延,暗中俯仰,百感苍茫,那深挚好象近在咫尺。这些年来是哥哥一直陪伴我们度过,或悲或喜。想到他一步一步走得那么艰难,眼前似是个男子在暗夜里幽咽的芭蕾,惊人的执着。“漫长的风雨路,有你在我心中,走遍千山万水,让你我共同度过”,也许这首歌只能用泪去感觉,聆听的时候会心痛,也会感激。压轴的一曲《我》实在妙不可言,林夕的词丝丝入扣,张国荣的歌唱更像是一种呐喊,那么自豪,那么优秀,我就是我。人世有如飘蓬泛梗,无从说起,是他那么清楚自己的价值,会寻找神髓,会摈弃繁华,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我的心潮翻腾澎湃,听他重抹轻挽细细勾勒的美好,连时代的脉搏都不觉加快了。在唏嘘的人们啊,不要被世情浮云蒙蔽了双眼,只有哥哥才是造物者的光荣,是奇迹,是传奇。风吹过,不变的热情,不变的爱。

  4月1日他要走,他要让一切随风。拒绝再玩,不重复同样的错误。不管功成名就,没有什么能将他拦阻,四处漫步,肆无忌顾,狂浪的姿态中再也感受不到束缚。

  这阵风不羁过,继续过,再起过,寄托过往事,承载过他的一切,恍然发现哥哥是风的精灵。而我的身边永远围绕着流动的空气,风永远都不会停息,就像他被永远铭记。

  溯源到夜的深处才发现那里涌动过太多精彩。

  我在泥淖里攀爬,摸索着熬过一个个漫长的长夜,看着他匆匆葬送了爱情和自己。没有彻彻底底地为他快乐的时光,是因为愚人节的那天我懂了他,而他却离开了我。擦肩而过。是否一定要有这样的因果。

  夜光萧瑟,他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岁月是这样匆匆地催人老,只有他固守着容颜,让众生颠倒尽猜量。望天远,夜远,人远,现在说再见会不会太早,可他是那么不顾一切。哎,今夕月向何处,去悠悠。

  撩人的夜色,我徜徉着让心被撕出一道道的,然后一个人舔着伤口,一轮皓月向人依旧。孤独北望,穹宇里沉淀了数不尽的思念,我在想明天会怎样,不过是又送残阳去,又迎来个残夜,那里挂着个残月,后天呢,仍继续昨天的故事。八月十六的它会变得最圆,那时也是他的生日,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于是我低头,情愿看自己的影子,思考。9月12日,我怕着这一天,怕极力冷静下来的情绪又不费吹灰之力地燃烧起来,爱上他,就是爱上了寂寞,也敏感,也脆弱。期待他的每一个生日,也惶恐,怕心痛,那也是我的生日,可却他错过了整整30个年头。30年,我失去的是一个不再时代,但为什么心却那么贴近。逃不开月光,就像我注定逃不开他。怕是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在你身上我看到黑白分明,你是明星却学会远离繁华,享受平静。

  小小地改动欧阳修的词,送给那个月正圆的夜。去年中秋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中秋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曾经以为自己永远不会狂热,觉得那种情绪太狭隘,现在才知道,要是遇上对的人或对的事,谁都是一样,一样会疯狂,一样会执迷不悟。)

顶:77 踩:7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52 (339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26 (300次打分)
【已经有275人表态】
51票
感动
24票
路过
33票
高兴
29票
难过
36票
搞笑
35票
愤怒
35票
无聊
3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